我的头像好看吗

现在还吃海森的,估计脑子都有毛病

【带卡】过呼吸(四战后,土哥没有把便当全部吞下)

报社神作

墨野鬼七灯:

我一定是被土哥的死搞得精神失常了才产出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手动再见









宇智波带土灰头土脸,带着手铐脚镣,被四个忍者监视着,从五影会谈室的小门走进来,一脸无所谓的坐在了旁边。


“在边境发现他的,”我爱罗面无表情的解释道,“虽然看起来查克拉缺失但还是给带上了这些。”


“按道理,这样的人应该直接被处死,不过我还是希望征求一下各位的意见,”年轻的风影环视了一圈,“请各位发表看法吧。”


“处死!”雷影迅速的接过了话题。


“您没有别的要说了吗?”下一位要发言的照美冥礼貌的确认道。


“没有,”雷影粗声粗气的冷笑着,“他害了那么多人,处死已经是慈悲了!”


“那么我也赞成处死,”照美冥拨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反正他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火影大人,您的意见呢?”我爱罗轻轻用手指点了点纲手面前的桌子。



“我反对,”纲手坚决的抬起头,“我反对处死。”


“理由?”


“我代替一位四战英雄请求各位,”纲手抿了一下嘴唇,“请给他赎罪的机会。”


带土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看,紧紧的皱着眉。


“他不配得到赎罪的机会!”雷影轻蔑的挥了挥手,“他无论如何赎罪都救不回死去的人!”


“但事实是如果没有他辉夜不会被成功封印!”纲手冷笑了一声。


“那是他应做的!没有他辉夜不会复活!!”雷影激动的站起身。


“他终究只是宇智波斑的一枚棋子罢了!并不是幕后推手!!”纲手也毫不示弱的站了起来。


“但他害了那么多人是既定的事实。”水影拉着旁边的两个人示意他们先坐下。


“我说过了,他是宇智波斑的棋子。”纲手甩开照美冥的手。


“没有任何人叫他杀人!”雷影瞪着眼睛反驳道。


接下来纲手没再说话,因为在几个人争吵的间隙,好像有人发出了阵阵笑声。


是带土发出了那种让人不满的,低哑的笑声。


“你在说什么呢……”他冷冰冰的看着纲手,好像刚刚拼了命要杀了他的人是她。


“什么狗屁理由……”宇智波带土勾起了两边嘴角,慢慢的咧开了嘴,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什么棋子……”


“我不过就是个渣滓罢了,杀了那么多人。”


“人家想杀了我,你鸡婆些什么?”带土厌恶的指着火影的鼻尖,“哪个多嘴的四战英雄要你代替他的?”





“我的发言结束了,”纲手疲惫的坐下,“我反对处死。”


“那么,我也反对。”我爱罗微微的笑了一下。


“风影?!”照美冥瞪大眼睛转过头,被叫到的人却没有回应她。


“您呢,土影。”我爱罗看着身边一直没有发言的老者,


“您呢?”






“旗木卡卡西!!”纲手怒吼着冲向突然闯进五影会谈现场的上忍,“回去!!”


卡卡西没有说话,他直直的走到带土面前,被旁边的四个忍者架着胳膊挡住了。


“放开……”卡卡西使劲的挣扎着,颇为狼狈的从包围圈中跌出来,用力的拉扯着带土的手铐,带土被他急促的呼吸感染,站了起来。


“回来!!”纲手拉着卡卡西的领子,手上运着力气,“你给我回来!!!”


卡卡西的脖子突然被马甲勒住,缺氧让他瞬间使不上力气,旁边的忍者见状顺势握住他两只手把他向后拉,带土的手臂随着卡卡西的力量微微前伸,清楚的感觉到他用力到颤抖。


“放开……”卡卡西的脸因充血变得通红,他使劲从嗓子里憋出声音,“走……”


他的手马上就要从带土的手铐上被摘下来了,只剩下两个指头紧紧的勾着锋利的金属。


“走……”


卡卡西哭了。


“神……威……”


卡卡西红着眼睛瞪着带土,眼泪不断的从他通红的脸颊滑下来,他连气都喘不匀。


“你……走啊!!”


纲手又用力狠狠地拽了一把卡卡西,连带着卡卡西的手指也剧烈的晃了一下从带土的手铐上掉了下来,本来被外力勾住前伸的带土的手臂也摇晃了一下重新向下垂落,突然失去了依附感让他的心脏狠狠地震了一下。


“你干嘛?!”雷影怒吼着跳了起来,用力朝刚刚挣开了手铐脚镣的宇智波带土挥出一拳,对方却连看都没看他,直接穿了过去并一把推开了正拖着卡卡西的人。


罪大恶极的四战战犯温柔的捏着卡卡西的手臂,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卡卡西抽噎,他就把他的脸轻轻摁在自己的肩膀上,让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哭。


四下里一片安静。


拷贝忍者卡卡西难受的哭着,带土一直在抚着他的背,他却一直没有恢复正常的呼吸。


卡卡西哭了。


“走……”卡卡西又开始说话了,虽然上气不接下气,他还是断断续续的,用十分丢脸的哭音喊的很大声。


“走……快跑……你跑啊……”


“你跑了……也抓不到你……”


“神威……抓不到……”


带土把脸蹭在卡卡西的头发上,他每说一句,他就温柔的蹭一下,他说完了,他就笑嘻嘻的亲了亲那些抖动的银发。


“你个笨蛋……”


带土说话了,用完全不一样的语气,此时这冰冷又嘶哑的声音,却产生了让人安心的感觉,他表情柔和,却无奈的皱着眉,好像卡卡西才是真正被抓住的人。


“笨蛋,还上忍呢,明明就连水门老师的教导都记不住!”


此时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惩罚一样拍了拍卡卡西因为抽噎而抖动的脑袋,继续教育着。


“你看……这么多人呢,丢脸不丢脸啊你这家伙……”


卡卡西的银发比刚刚剧烈的摇晃了几下,带土发现了他在点头,就更加柔和的笑了起来,重新抚摸着他的脊背。


“忍者,是要学会忍耐的人嘛……”


“我忍很久了……”


卡卡西的呼吸还没有恢复,他坚持完整的吐出刚刚的话,紧跟着他的肩膀剧烈的抽动了一下,在带土努力的安抚下,他终于又说出了后来的话。


“十八年……十八年你……我忍这么久了……”


是明显的哭腔,让小时候的卡卡西极其不屑的哭腔,这个成年的卡卡西一边抽噎一边哭喊着,像撒娇一样呜咽着紧紧靠在面前的肩膀上,带土好笑的感觉自己的衣服在被濡湿。


“求你别……”卡卡西克制不住的吞咽了一下,“求你这次别死了……”


带土哭了。


纲手震惊的看着带土温柔的微笑着,随着他慢慢的闭上眼睛,一滴泪水从他狰狞的右脸滑落,经过深深浅浅的疤痕,最终滴在卡卡西的头发里。


带土轻轻的,好像在表达歉意似的,拍着卡卡西的背,混乱的呼吸声渐渐变得微弱,纲手及时的扶住了他。


“帮我把他抱回去。”


带土点着头横抱起卡卡西,这个曾经的少年天才,四战英雄,如今惨白且消瘦,紧紧的皱着眉,喉咙里发出难受的哼声。


躺在床上的卡卡西呼吸渐弱,带土轻轻的摘掉他的面罩,却惊愕的发现了他下巴上染着不祥的红色。


带土扒着自己的衣服,果然肩膀的部分不是普通的水渍,而是一大团殷红。纲手瞟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用医疗忍术安抚了一下卡卡西的心脏。


“让我活吧。”


带土说。


纲手回过头,刚刚不屑生死的战犯诚恳的低着头:“让我活。”


“挖掉这双眼睛也好,需要这半边身体也好……无论如何,请让我活着吧……”


“我想活着。”他诚恳的向纲手讨饶,惹得纲手泪流满面。







“那么土影,您的看法是?”


“反对,”


“反对处死,并不支持剥夺政治权利,至少不要剥夺结婚的权利。”

评论

热度(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