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精

祝锤基百年好合!

【带卡】难忘的一天(完)

保护视力坚持使用眼药水:

记忆就像一碗拉面,其中最难忘的日子就像拉面上的一块块鱼板。我的记忆中也有很多块鱼板,其中一块就是宇智波带土使用轮回天生之术的那一天。


 


那一天,我从早上起床开始就很想吃一乐拉面,因为我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吃过一乐拉面了。要问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我最近一个月以来都在装病。以往想吃一乐拉面的时候,我都会吃泡面来代替。可是那天早上我在吃完泡面之后还是很想吃一乐拉面,所以我就出了门,来到了一乐拉面店。


 


我以为我不会碰见熟人,因为我出门的时候街上并没有多少人。可是当我在一乐拉面店里坐下之后,我才发现斜对面的一家甜品店里坐着两个我最不想碰见的人:宇智波带土和卡卡西老师。


 


我看见卡卡西老师拿起了一串团子,然后递到了带土的嘴边。带土咬住了一颗团子,没有吞下去,扯下卡卡西老师的面罩之后将他的脸凑近了卡卡西老师的脸。我很想看一看卡卡西老师面罩之下的真面目,可是带土的脸凑得太近了,我只能看到卡卡西老师咬了一半带土嘴里的团子之后吞了下去。我觉得非常惊讶,因为我知道卡卡西老师是不喜欢吃甜食的。


 


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客人说:“那不是六代目大人和宇智波带土吗!”


 


我说:“你认错人了吧!”


 


客人说:“六代目大人居然跟一个罪犯在一起做出这种事情!”


 


我说:“你真的认错人了!”


 


客人说:“真是位伟大的火影啊,为了哄这个罪犯自愿复活死难者而不惜忍辱负重到这个地步!”


 


我说:“……”


 


两个月前,在与大筒木辉夜的战斗中,带土不知为何开启了一只轮回眼。大蛇丸说这可能跟他体内的初代目细胞有关,但是具体原因还要把带土切开来看看才能明白。带土说他不想被大蛇丸切开来看,他想使用轮回天生之术复活四战的死难者。村里的高层都觉得这个想法很棒。他们还说要我在带土施术时负责制造查克拉输送给他,这样他只要死一次就能复活更多的人了。


 


听说这个消息之后,村里的大家都很开心。我当然也很开心,可是我又有一点不开心。我不开心主要是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我觉得想要成为火影的带土真的很帅。虽然他做了很多坏事,我的老爸和妈妈也被他害死了,可是他也曾经是个好人,后来也为了拯救世界出了很多力。第二个原因是我知道他死了之后卡卡西老师一定会很伤心。就算知道了带土所做过的坏事,就算知道带土的死可以挽回很多无辜的生命,卡卡西老师还是更希望带土能活下来。虽然卡卡西老师没有这样承认过,但是我能看出来他心里是这样想的。


 


因为我有点不开心,所以我就装了将近一个月的病,用生病做借口说没办法大量制造查克拉,这样带土就暂时不能使用轮回天生之术了。我也知道我不可能永远装病,我只是想让带土和卡卡西老师能多相处一段时间。


 


为了不被对面的两个人发现,我加快了吃拉面的速度。可是,没等我把一碗拉面吃完,带土已经使用时空间忍术把他自己和卡卡西老师转移到了我的身边。


 


卡卡西老师说:“鸣人,精神不错嘛!”


 


我说:“没有没有,我还病着呢!”


 


九喇嘛说:“这小子在装病。”


 


带土说:“九尾说你在装病。”


 


为什么带土能够听见九喇嘛说的话呢?我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装病的事情被揭穿了,我的下一个借口原本是说九喇嘛还在沉睡中没有醒来。可是现在我的两个借口都被一次性揭穿了,所以我就被带土和卡卡西老师带到了一个为了施展轮回天生之术而专门准备好的屋子里。屋子里设有特殊的结界,可以保证施术过程中不受外界的干扰。


 


在带土进屋之后,卡卡西老师也走了进去,但是没过多久之后又很快走了出来。他的两只眼睛都红红的,但不是写轮眼的那种红,而是想哭又忍住不哭出来的那种红。


 


我说:“卡卡西老师既然不想带土死,为什么又要带我来这里呢?”


 


卡卡西老师说:“我想他死啊。”


 


我说:“诶!!!?”


 


卡卡西老师说:“就算他活下来也不会开心的,以死赎罪对他来说比较幸福。”


 


我说:“可是卡卡西老师不会伤心吗?”


 


卡卡西老师说:“只要他幸福我就不伤心。”


 


虽然这样说,但卡卡西老师看起来明明还是很伤心的样子,所以我有些犹豫不想进屋。


 


卡卡西老师又说:“这只是暂时的分别。等到我也死了之后,我就能到另一个世界去见他了。”


 


这个我能明白。我也曾经想过背负着佐助的恨意跟他一起死去,反正到了另一个世界还能跟他在一起,说不定还能互相理解,这样一想就觉得死亡也没什么好怕的了。于是我就跟卡卡西老师挥了挥手,走进了屋子里。


 


带土的眼睛没有红。他的眼睛一只是黑色的,另一只是紫色的。


 


带土说:“你想知道卡卡西为什么选择了你而没有选择我吗?”


 


我说:“不想。”


 


带土说:“因为他是个懦弱的废物!”


 


我说:“卡卡西老师才不是废物!”


 


带土说:“他这辈子失败了太多次,想保护的重要的人全部都死去了。他之所以选择你是因为你有很多同伴的支持,你不会失败,所以也不会让他再一次承受没能保护重要的人的痛苦。他就是这样一个既懦弱又狡猾的废物。”


 


我觉得他完全是在胡说八道,想了一大堆的话准备反驳他,可是最终只说了一句:“你死了他会痛苦。”


 


带土说:“我活着他也不会幸福的,因为我已经不是他想保护的那个带土了。你才是。”


 


我说:“……”


 


带土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说:“所以你可千万别死啊!”


 


我想起佐助当年在波之国替我挡针、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也对我说了同一句话。难道这是宇智波一族唯一指定的标准遗言吗?


 


我说:“卡卡西老师说等他也死了之后,他会到另一个世界去找你。”


 


带土说:“你说谎!”


 


我说:“我没说谎!”


 


然后带土的眼睛就变红了,但不是写轮眼的那种红,也不是想哭又忍住不哭出来的那种红,因为他完全没有忍就很快地掉起了眼泪。我现在完全不觉得他帅气了,我觉得他的样子很丢人。


 


带土边哭边握住了我的手:“那个笨蛋真的很懦弱,不管出了什么问题都要莫名其妙地自责个没完。你每天都要劝他想开点,就算他说没事也千万别信。”


 


我心想既然这么不放心就不要死啊,可是他又不能不死。一个罪犯的生命和许许多多战争英雄与无辜者的生命,孰轻孰重,带土心里很明白,卡卡西老师心里很明白,我当然也是明白的。


 


就这样,带土施展了轮回天生之术,然后死了。四战的大部分死难者都被复活了,可是更早之前因为带土而死去的人,比如宇智波被灭族的族人,还有我的老爸和妈妈,并没有成功复活。


 


我其实抱着一丝希望,说不定老爸和妈妈也能被复活,所以我实在是有点失望。可是卡卡西老师请我吃了一碗一乐拉面,所以我的心情稍微变好了一些。


 


卡卡西老师也点了一碗拉面,可是他一口都没有吃下去。


 


我说:“想开点吧,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老师笑着说:“我没事。”


 


我想起带土的话,觉得卡卡西老师并不是真的没事,于是我又说:“如果觉得伤心的话,就算哭出来也没关系的。”


 


然后卡卡西老师就哭了。哭完之后,他的笑容看起来终于像是真的了。


 


这是让我非常难忘的一天,因为我学到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比如说,不想碰见熟人的话就要把拉面打包回去吃,以及装病的时候要事先争取九喇嘛的配合,以及所爱的人的幸福就是自己的幸福。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



评论

热度(242)